2019-12-03
一起斗牛 侵华日军为何看上了故宫里的66口大铜缸

原标题:侵华日军为何看上了故宫里的66口大铜缸

为完成日本军方给北京所下达的收铜数量40万斤的任务,黑柳直接找到故宫院长祝书元,希望故宫方面将铜缸大量献出。但祝书元表示,故宫铜缸均编号登册,属于古物范围,院方负有典守责任,不能自由处置。即便军方需用,亦须呈政委会请示办法。

最终,伪华北政务委员会令故宫方面献出无款识、不能断定时代的54座铜缸,以及无款识铜礅3尊。1944年6月19日起,66座(第一次12座,第二次54座)大铜缸、91具照明用铜灯亭、4尊铜炮和3尊铜礅等被日军陆续运走。

将黑柳支走后,为防范日方任意提取,故宫方面紧急预筹对策:首先是摸清家底,统计发现,前后宫各院落所陈列之铜缸有277件,其中:明清两代所造有款识者共98件;虽无款识而察铜色式样略同于明代所造者125件;无款识查其式样不能断定其时代者共54件。

幸运的是,最后此事也未再追究,至此,最后一次献铜事件不了了之。

故宫的铜缸,本置于各建筑物之前,作贮水消防之用的。日方觊觎这批铜缸为时已久,在平日参观时就派人暗中进行调查。收集令下发后,故宫方面为了应付日伪机关,先收集散置于各院落的废铜,得2095斤欲交给日方。

然而,日方所需不止于此。日方提出希望故宫将铜缸献出。为了减少损失,故宫找出稍有破损的12件铜缸、铜礅,准备献纳。日本陆军第1400部队也派人前来查看铜缸情形,准备起运。

档案表明,日方征集的不仅仅是铜器,还包括钢、铁。慈禧当年修建的西苑铁路,此时已废弃,但铺路的钢轨这次也未能幸免。历史博物馆当时存于故宫午门一带的上千件铁礅,也不幸为日方所夺,损失惨重。这些大铁礅中,为元明两代所造、有历史价值者14尊;明清所造、无款识的1406尊。除有历史价值的14尊仍妥为保存,加上每一类别的铁礅留一件作为陈列品外,1420尊铁礅中,大部分为日军第1800部队所运走。

经过三次索要,故宫“所藏铜缸尚存160口,要皆精品;铜铁各礅凡元明清三代所造有历史价值者,皆悉数保留。此外炉鼎像设历代之珍,则巍然无恙。”大铜缸等,日方都运至天津再转运日本、朝鲜等地。抗战胜利后,故宫曾派员前往天津追讨,结果发现“有的已残破、毁坏,共重 4460公斤,较劫走时少了971公斤。而此前被劫 54个铜缸也不见踪影”。最终,幸存的部分铜灯亭、铜炮、铜缸于1946年3月15日被运回故宫。

展开全文

令人奇怪的是,起运日期一拖再拖。正百思不得其解之际,故宫方面听说:在一次会议上,日本人黑柳当众披露军方意图:军方觉得故宫所存铜缸甚多,如今仅献出破铜缸12件,对此十分失望。

故宫方面据理力争,去信指出“铜鼎系供桌上供器中之香炉,供器每份三件或五件,照原式陈列,略存历史的意义,不便拆散”,铜缸则上年已奉令予以保存。与此同时,故宫声明来函所说的铜器数量和故宫所登册簿不符,尚需核查。

运走66座大铜缸等后,日方又于7月16日通过北京市金品献纳委员会给故宫来函,指出第三次公有铜品献纳需数甚巨,要求献出太庙所存铜器,其中包括:砖门前铜缸4口,前殿内铜鼎2尊,中殿内大铜鼎11尊,小铜鼎12尊,后殿铜鼎4尊,及前后殿东西两旁铜缸25口。

长期战争使得日本战备资源极度匮乏,1943年8月,伪华北政务委员会应日方要求,通令各机关收集铜类,规定凡属官署团体或一般商店住户铜品均得分别情形收集检送。日伪此举,目的为制造武器弹药搜集物资。

参考消息网11月29日报道 外媒称,近日,德国总理默克尔在一次活动中登台时不小心摔倒在地。不过,她很快站了起来,还开了一个玩笑轻松化解了尴尬。

  报告称2040年服务贸易占全球贸易比重料增长50%  

  原标题:职工家属区终于有人管了!3000万平方米年底前完成接管

  世界发达国家纷纷布局燃料电池产业,国内技术发展相对落后。目前,我国已经初步掌握整车、动力系统与核心部件的核心技术并具有整车生产能力。但是燃料电池汽车普及仍需要时间。世界整体来看,燃料电池汽车技术还不成熟,成本较高、技术复杂、基础设施建设不足限制了燃料电池的普及,成本下降可能还需要十年左右时间,新能源汽车市场短期仍将以纯电动和混动汽车为主。